Friday, March 5, 2010

新的一年(农历)

正月十五虽已过去了很多天,但我想更新部落格的想法始终还没付诸行动。

现在,终于“行动”了~
正如柴九说的: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亦有一句话:十年人事几番新。
我已到了第二个十年了...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陈奕迅的《十年》

突然又有了唱歌的瘾,唱了和心情不一样的歌,抱歉~

十年前我还只是十岁的“黑毛的黄皮小子”(现在也一样),实在说不上有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转变。二十岁以前的,通常随着环境的转变,慢慢地自己的心境,也会随着成熟了,看着世界也已不再井内观天了,但也不全然地了解这浩瀚的天地,有多么的奥妙,甚至隐藏着什么危险...

今年的新年,过得与往年不一样,初一的活动、初二的活动、初三的活动、初四的活动、初八的活动也都不一样...
初一早上到傍晚,都是和父系客家钟氏家族聚会...(可惜我不会客家话儿~);晚上则和几位好朋友去看电影(排了好长的队伍,买了五张票,拿了五罐hair conditioner,坐在最前一排看动作片-苏乞儿)。
初二早上从朋友家苏醒,回家打扮冲凉后,就去会“佳人”一会儿,就奔向北海道~路上了。在舅舅家里和表侄儿等人玩UNO,还和可爱的表侄女拍照讲话,她还叫我“熊猫超人叔叔”(因本uncle穿了黑白的服装)。

初三则是参与贺禧团去跟些长辈拜年,拜完后就陪“佳人”到某地买东西后就直接去以前老师的家拜年吃素食火锅了。
初四就和...去某广场再去某海边吹海风了~回家吃完晚餐后,就“马不停蹄”地感到中央医院...
...
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没有初五到初七的?原因是这几天几乎都破自己的纪录了-没睡的纪录...
我们钟家邓氏太夫人于初四晚八时二十分,离开了我们,享龄91+5。
她是我爸爸的妈妈,我的祖母,我的奶奶...
我爷爷有三位夫人,而我奶奶是第三位。
我奶奶是个慈祥的老太太,真的~
我瞻仰她的遗容时,没有害怕、恐惧等负面情绪,因为“阿婆”(我如斯称呼)的遗容很安详。
我期望“阿婆”能到人瑞的岁数-100岁,但期望永远只是期望,事与愿违也没办法的。

五天后的初八,正是出殡的日子。
从开始到出殡,我都没有哭、含泪、流泪...
但是在棺木被送进焚化炉时,听见了姑姑等其他亲戚的哭声...
泪,再也忍不住了~

初八也是迎新会,我作为节目组的负责人之一却无法出席,真是惭愧...

新年期间,特别的事件就是这样啦...谢谢捧场~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