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5, 2016

感悟

在美好的爱情终将成为回忆。
再美好的回忆终将会过去。

唯有现在,唯有眼前的,比较重要。

缅怀过去,只会徒添烦恼。
烦恼来自“求不得”和“爱别离”。

难道好的,就不值得缅怀,不值得回忆吗?
不是的。

你现在认为好,是因为你没有见到更好的,没有比较。但是,因为“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道理,你就不断比较,不断选择,到最后错失了那个最适合你,却也许不合你胃口,却非常乐意配合你的那个人。

我想,我明白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她的唯一了。

因为,我不够爱她。

Monday, November 30, 2015

回忆中找你

2015年12月1日

昨晚,我又去见了她。
她很好。
还是一样牵动着我的心情。

可是,我还是快乐不起来的老样子。

前个星期和O分开,是因为我心里还放不下她。
我心里还是惦记着她。
我发觉我没有办法更爱另一个人。
于是,我选择在此走近她。

我老实说,我还是希望可以跟她在一块儿。
殊不知,这希望实现的机会如此单薄。
我想,我可以慢慢地对她付出,对她慢慢的令她重新爱我。

昨晚,见她的时候,她没有欢迎我的出现,在开始的几十分钟,
她只是边敷面膜,边玩手机。
没有主动和我说一句话。
她对我的抚摸,有抗拒的感觉。
和以往她一直黏着我的感觉截然不同。
她的语气不再那么温柔,而是很硬邦邦的语气。

回忆中的你,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
为什么。。。
我很少为女人掉眼泪,她是我为她流泪最多的那个。

这首歌,在我脑海中浮现。
每一句歌词,似乎都在说着我的心声,我的心情。

如果可以恨你 全力痛恨你
连遇上亦要躲避
无非要放下你 还是掛念你
谁又会及我伤悲
前事最怕有人提起 就算怎么伸尽手臂
我们亦有一些距离

我情愿我狠心憎你 我还在记忆中找你

我还在记忆中寻找那位爱我的,我爱的。。。小宝贝儿

Thursday, September 4, 2014

束缚

昨晚,咱福联青的伙伴们一伙儿与佩玲交流学习了两三个小时。
那时我请求偶像 黄佩玲 观察我然后评论我,并指点我该怎么进步。
会议结束后,佩玲跟我坐下来,她问了我一个问题,就像一盏灯照着我,而我在这光芒里,看到自己的身子,自己所处的地方,竟然是在茫茫大海中,浮浮沉沉,迷失了。
她问我,有没有一种被绑着的感觉?
我当下才突然顿悟,我这种无法说出来状况,原来是被捆绑的感觉。(我想起了塔罗牌中的 宝剑8号)
随后,我才解释出,原来我是因为在演讲上达不到预期中的水准,简单的说,就是发现自己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好,所以这差距形成了压力,造成自己紧张和慌张。
她说,她看不到过去我上台的那种气势。而且来到结尾的部分,就乱了,紧张了。(大概,我失去了那种稳稳当当的感觉吧,可能源自于信心不足)
她还说,是我自己束缚了自己。我必须自己解掉这绳索。
我在这里真的很感谢 佩玲 的一番番番话。真的感觉获益良多。谢谢你提醒了我,我想当讲师的这一个梦想。
因为自己往往是看不清楚自己,就是需要有旁观者才可以帮助自己提升,和给予提醒。
谢谢你~大妈,我爱你~哈哈~在我有限的能力里,我会把你对我们会友的关怀再传承给其他会友的~我们会加油的~

Tuesday, June 17, 2014

回忆

回忆,这东西,几乎每个人都有。

我生平“亲近”过(不全部是“追”,有些是在Identify & Investigate)的女生,我应该不能有确切的数字,不过我发现我回忆起她们的方式,都差不多一样。

那就是 都会有 一首歌 来提醒我,原来我曾经 “亲近” 她。。。

这些歌曲可能是我喜欢她的时候,听到的一首情歌。(例如 Forever Love)

可能是当下最红的歌手新专辑的主打歌。(例如 王子的新衣)

可能是她喜欢的歌。(例如 Beautiful Love,第一个清晨,第几个一百天)

也可能是我告白的歌。(例如 思念谁)

等等。。。

我必须澄清,我虽然有这么多“路过的女生”,但我现在是没有跟她们联系了,若有机会,当然在我心里,她们还是朋友,我祝福她们健康,快乐,感情顺利。

Thursday, May 29, 2014

1998年世界杯

有一个故事是发生在1998年世界足球杯的时候。地方是印度的某一个西藏寺院。
里边的几个小喇嘛为看世界杯,犯规半夜跑出寺院去附近 付钱 去某一个看电视的地方 看球赛。

有一次在逃出去的时候,时间仓促,小喇嘛说:“哎呀迟了,错过了国歌啦!”
另一位小喇嘛说:“吖~错过嘛错过咯~又不是西藏的国歌~”
又另一位小喇嘛问说:“西藏有国歌的咩?”

这段对白,很有意思。
西藏和中国大陆一直都在争执这领土的问题。
更切题的是,这故事发生是关系达赖喇嘛的。很多喇嘛都逃到印度去。而在西藏里,民众连收藏达赖喇嘛的相片都不可以。
实际上,那里发生什么,我不知道。
除了距离有点远,还有就是有很多解释,有中国官方的解释,有当地人们的解释,也有喇嘛们的解释。
我们永远不知道真相如何,只知道别人口中说出来的故事。

但是,我个人非常敬重达赖喇嘛和所有的西藏人们。

Saturday, May 24, 2014

政变?!

泰国发生的政变,是预料中的事。

我作为外国人,不适合评论他国政治。

但却萌起几个疑问。。。

1。泰王是否知情?若知情,是否赞同?

2。军人搞政变,是出于己利,还是民利?

3。泰国人民要如何做?

4。英叻派系会出什么对策?

。。。。

我曾想,越南罢工,然后泰国政变。。。接下来是轮到我们大马的时候吗?希望不会。。。

有人说,革命是要流血的。

咱国是需要流过血才能改变的吗?

Thursday, May 22, 2014

无题

没有想法的时候,做什么呢?

看书,或接受新资讯。

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累了。。。

你可以说我懒惰,因为嘴长在你身上。

你可以叫我好好休息,当然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

有的时候,真的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些事情很麻烦,但必须得做。

无论如何,我觉得有一句话说的很好。

〈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善待的人,他也不会善待任何人。〉

共勉